掌握聚合最新动态了解行业最新趋势
API接口,开发服务,免费咨询服务
新闻动态 > 媒体报道

扎克伯格无聊的证词却是 Facebook 的重大胜利

马克·扎克伯格(Mark Zuckerberg)正在执行他的道歉脚本,列出改正清单,向参议院提交自己的方案。这给 Facebook 带来了成功。

扎克伯格今天前往参议院司法和商业委员会 作证 ,充分利用了政客们的无知和肤浅的提问。在一半时间里,扎克伯格简单地重复了自己之前发布的博文和声明。在另一半时间里,他只是简单解释了 Facebook 的基本运作原理。

参议员们没有做好自己的家庭作业,但扎克伯格做得很好。来自华盛顿特区形象顾问所做的 培训 取得了效果。

扎克伯格绕开了敏感的问题,多次重复一些回答,给人留下了这样的印象:没有什么是可以揭露的,不管这是否是真相。扎克伯格提出了令人信服的论点,即 Facebook 正在洗掉原罪,认清自身的责任,并制定了具体的计划来改善数据隐私保护。

每个参议员只有 5 分钟的提问时间,他们每个人都有一连串问题想要问,但很少有人提出尖锐的问题,或是有时间连续追问,挖出真正的答案。

Facebook是否掩盖 了 Cambridge Analytica 的丑闻,或是决定不在较早的时候加入隐私保护机制,保护开发者平台?扎克伯格和其他高管从收件人的收件箱中删除了他们的 Facebook 消息,这是否破坏了信任?Facebook 如何利用数据便携性壁垒来阻止竞争对手的崛起?为什么 Instagram 不支持用户以类似 Facebook 的方式导出数据?

今天,公众没有得到任何这些问题的回答。扎克伯格只是不断重复 Facebook 的观点。投资者也欣赏这样的做法,Facebook 股价周二上涨了 4.5%。

这并不是说,今天的听证会是无效的。听证会的影响发生在扎克伯格穿过数百名摄影师,坐在参议院大厅中之前。

Facebook 知道这天会到来,因此为扎克伯格建造了事实的堡垒:无论他被问到什么问题,都可以用这些事实来回答,例如:

  • 在 2016 年美国大选期间,Facebook 是否睡着了?昨天 Facebook 披露,已经于 2016 年 6 月删除了俄罗斯情报机构格鲁乌的帐号。
  • Facebook 要如何防止这样的情况再次发生?上周,Facebook 宣布计划,要求对任何政治广告投放者和热门的 Facebook 专页进行身份和地址验证,并对开发者平台进行严格限制。
  • Facebook 对此是否是认真的?扎克伯格在今天预先准备好的证词中表示,Facebook 将安全和内容审核团队的人数从 1 万增加到 2 万,此外“保护我们的社区比利润最大化更加重要”。
  • Facebook 是否对此感到抱歉?扎克伯格反复表示:“我们对自己的责任没有充分了解,这是个巨大的错误,责任在我。”

如果没有今天和明天的听证会,Facebook 或许永远不会做出如此彻底的改变和道歉。然而,这种防御策略也导致 Facebook 没有披露太多有意义的信息,不利于公众和参议院对 Facebook 的理解,也不利于 Facebook 的利益。

我们已经了解到,Facebook 正在与特别律师罗伯特·穆勒(Robert Mueller)合作,配合后者对俄罗斯干扰美国大选的调查。我们也了解到,扎克伯格认为,当 Facebook 知道 Cambridge Analytica 从亚历山大·科根(Aleksandr Kogan)博士处购买用户数据时,没有封杀该公司的广告账号是个错误。我们还了解到,参议院将在未来关于数据隐私的听证会中将 Cambridge Analytica 包括在内。

不过,这些都不是惊天动地的消息。

或许,听证会上的唯一亮点来自于参议员泰德·克鲁兹(Ted Cruz)。他向扎克伯格提到了 Gizmodo 此前的报道,称 Facebook 的趋势话题管理者压制保守派新闻。克鲁兹向扎克伯格提问称,他是否认为 Facebook 在政治上是中立的,Facebook 是否曾经删除自由派组织,例如“Planned Parenthood”或“MoveOn.org”的页面,他是否知道 Facebook 内容管理者的政治倾向,以及 Facebook 解雇 Oculus 联合创始人帕尔默·洛基(Palmer Luckey)是否是由于他激进保守派的政治观点。

扎克伯格坚持认为,他和 Facebook 是中立的,但最后的这个问题是今天唯一一个明显令他感到不安的话题。在克鲁兹打断之前,扎克伯格表示:“这是个具体的人事问题,似乎不太合适。”随后他又表示:“好吧,我可以确认,这不是由于政治观点。”需要指出,克鲁兹收到了来自洛基的大笔竞选捐款。

这是扎克伯格唯一表现出惊慌的一次,因为他知道公众对 Facebook 政治倾向的看法。扎克伯格、Facebook 的许多员工,以及该公司的总部所在地加州都被认为是左倾的。但如果公司本身就被这样看待,那么保守派用户就会离开,从而打破 Facebook 的网络效应。然而,扎克伯格又一次聪明地避免被逼到角落,到时间的铃声响起给他解了围。在整个过程中,他都没有明显提高嗓门,反击参议员们,也没有发出任何信息。

在 5 小时的听证结束后,参议员们承认,他们还没有看当天完整的证词。在家里的观众可能已经回归生活,甚至连记者团的眼睛也在闪光。不过,扎克伯格已经为马拉松做好准备。在到达终点线之前,他保持着自己的节奏。他还明确展示了,为什么马拉松不是一项适合电视直播的运动。

现在的问题不再是,扎克伯格前往华盛顿特区能揭开什么样的真相,明天的证词可能也是类似。关键在于,Facebook 能否持续执行好今天关于数据隐私的承诺。扎克伯格表示,这是一场“永无止境的战斗”,将会延续很多年。这也是 Facebook 的兴趣所在。而与此同时,所有人又会开始浏览自己的 Facebook 消息流。

原文来自:Techcrunch

标签/Tag

合作伙伴/Partner

提供优质服务资源的开发者服务平台